經濟視野網 > 財經 > 公司 > > 正文

TCL科技估值重塑步履艱難 投資收益與補助成盈利核心

和訊網后續將重點分析TCL科技2019年子公司轉聯營公司名單,并梳理其目前子公司,預測其2020年是否有足夠多子公司轉為聯營公司以取得投資收益填補其主業。

  再過一年,TCL科技將跨入不惑之年。與眾多擅長做加法的企業不同,TCL科技及其領航人李東生則將加、減法利用的淋漓盡致。2019年4月,備受爭議的TCL科技將終端及配套業務剝離給大股東,2019年僅處置子公司收益即達13.50億元,全年投資收益高達34.43億元,研發補助18.12億元。

  根據翰林匯披露的財務報表,并無研發補助,因而TCL科技的研發補助應歸于華星光電。這意味著,2019年華星光電所取得9.64億元凈利潤,實際包含研發補助18.12億元,扣除研發補助影響,華星光電2019年凈利潤虧損8.48億元。

  TCL科技能否再次重生?

  對于TCL的瘦身重組,有業內人士如此評價,家電行業步入紅海多年,多數家電企業早已轉型科技布局,TCL此前業務過于綜合,不利于資本估值,剝離終端家電及其他綜合業務的初衷或是為了抓住科技高估值的東風,重塑其資本形象。

  4月8日,定位高端的華為智慧屏X65正式亮相,采用的是LG定制4KOLED屏幕。

  2019年,曾有市場傳聞,華星光電是華為65英寸電視產品的面板供應商,且為華為內部最高級別—一供,占有70%的份額(二供、三供合計30%份額)。

  如今,傳聞華為智慧屏供應面板的華星光電出局。無論對處于轉型關鍵期的TCL科技還是華星光電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正如李東生在《鷹的重生》中所言,鷹是世界上壽命最長的鳥類,可達70歲。要活如此長的壽命,在40歲時必須做出苦難卻重要的決定。用喙擊打巖石直到脫落,等待新的喙長出來以獲重生。

  時至今日,“鷹之精神”在TCL仍有著不可小覷的精神地位。TCL科技年報在培訓計劃里描述如下,經歷20年錘煉的精品人才培養項目精鷹,每期都是與戰略息息相關,2019年精鷹13期就是為了適應集團對財務的新要求而誕生的!精鷹14期變革轉型先鋒營,專門為變革轉型提供人才!

  TCL曾多次表示,重組后將有助于公司減低資產負債率,提高資產收益率。

  2019年,TCL科技資產負債率61.25%,較2018年68.42%的資產負債率有所降低;凈資產收益率卻從2018年11.98%降低至9.09%,2017年其凈資產收益率是10.86%;銷售毛利率為11.47%,而2017年、2018年則分別為20.54%、18.31%。

  重組后的TCL科技確實降低了資產負債率,而凈資產收益率及銷售毛利率均卻較重組前兩年均下降明顯。

  不惑之年的TCL科技,轉型后的首份答卷并不盡人意,要走穩走遠,仍將面臨諸多挑戰。

  投資收益與其他收益成盈利核心—彌補主業虧損

  2019年,TCL科技實現營業利潤39.77億元,歸屬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26.18億元。期間,投資收益34.43億元(其中聯營與合營企業投資收益16.57億元),其他收益19億元。

  投資收益與其他收益合計53.43億元,是其凈利潤的1.46倍。

  這意味著,扣除投資收益與其他收益影響,TCL科技的成本與相關費用遠高于其收入,二者之間的缺口近14億元。

  TCL科技宣稱,重組后將以半導體顯示及材料業務為核心主業。

  顯然,財務報表與其遠景之間存在較大差距,投資與政府補助才是TCL科技盈利的核心源頭。

  這就是現實版說與做之間的差別,說的是遠景,做出來的財務報表不會說謊,即使說謊,有需遵循基本財務準則。

  對此,某資深投資人士對和訊網表示,此前某景地產企業,一直對外宣稱文化旅游,但市場一直以地產行業為其估值,原因在于收入及利潤構成主要來自于地產銷售。收入比例是證監會行業劃分依據,而盈利來源則是市場估值判斷的重要依據之一。

  和訊網查詢TCL科技其他收益來源發現,其中研發補助18.12萬元,占其他收益比例95.37%,增值稅軟件退稅0.62億元,其他收益與增值稅加計抵減合計0.27億元。

  實際上,2019年TCL科技處置長期股權投資獲得收益14.16億元(其中處置子公司收益13.15億元),累計退出合并財務報表范圍公司數量313家,其中資產重組轉讓子公司288家,注銷子公司9家,子公司轉聯營公司16家。

  分占聯營公司收益16.20億元,合營公司收益0.37億元,債權工具處置收益3.46億元,權益工具處置虧損1.13億元。

  公允價值計量且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權益工具、債權工具持有收益合計1.29億元,作為持有期間的變動收益,雖對當期損益影響近1.3億元,但或受后期出讓影響由收益轉虧損,當然也存在獲得更好收益的可能性,但鑒于目前資本市場的波動較大,該部分收益仍存在較大的變動。

  2019年,TCL科技子公司轉聯營公司16家,期間聯營公司收益16.20億元,這意味著,本年度其分占聯營公司收益多數因長期股權投資由成本法轉權益法導致,而并非公司投資半導體及相關產業的投資所得。

  這意味著,2020年如過缺少子公司轉聯營公司的TCL科技,是否還有足夠投資收益填補其主營業務的虧損?

  重銷售輕研發—華星光電核心競爭力或是銷售?

  根據年報,TCL科技研發人員6,155人,研發人員薪酬90,591萬元。

  翰林匯2019年技術人員17人(人員構成分類無研發人員),其研發人員薪酬合計518萬元,人均薪酬30.47萬元/年。

  推算華星光電研發人員為6,138人,其研發人員平均薪酬僅14.91萬元/年。

  和訊網此前文章中提到過,華星光電銷售人員平均薪酬129.34萬元/年,翰林匯銷售人員平均薪酬則為10.81萬元/年。

  值得一提的是,TCL科技研發費用明細一欄尚有12,489萬元的外協開發費,而翰林匯研發費用合計不過620萬元,因而研發中外協開發費涉及主體應是華星光電。

  這意味著,華星光電研發尚需外部資源協助,或許也是華星光電研發人員薪酬不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前和訊網分析過,華星光電銷售人員平均年薪129.34萬元,是京東方銷售人員平均年薪的4.13倍。

  TCL科技、翰林匯及華星光電銷售人員薪酬對比如下:

  以上薪酬體系對比,華星光電研發人員平均年薪甚至遠遠低于IT產品分銷與零售的翰林匯,僅為后者技術人員平均年薪50%。

  這,是否與華星光電的高科技半導體顯示定位不符?

  和訊網后續將重點分析TCL科技2019年子公司轉聯營公司名單,并梳理其目前子公司,預測其2020年是否有足夠多子公司轉為聯營公司以取得投資收益填補其主業。

  原標題:TCL科技不惑之年估值重塑步履艱難 投資收益與補助成盈利核心

  原文鏈接:http://finance.ce.cn/stock/gsgdbd/202006/08/t20200608_35074291.shtml

  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經濟視野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

创世九州代理赚钱方法 股票推荐书 股票网上开户 新手怎么买体育彩票 连准75期杀波公式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怎么算中奖 新三板股票代码分类 pc蛋蛋vip投注模式 江西11选五历史开奖号码 快3网上投注平台官网 开奖香港一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