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視野網 > 財經 > 公司 > > 正文

騰訊程武任貓眼董事 人事變動背后貓眼娛樂仍需面對業績困境

截至6月11日收盤,貓眼娛樂報收13.8港元/股,當前市值為156億港元。至于程武的進入會為貓眼娛樂帶來怎樣的發展機遇,只能等待時間給出答案。

  考慮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性影響,貓眼娛樂預計今年上半年將錄得凈虧損。據中金公司測算,貓眼娛樂2020年收入將同比下降24%,調整后凈利潤同比下降40%

  眼下各影視基地開機劇組增多,影視行業迎來復蘇,一眾相關公司也消息面頻出。

  6月8日,貓眼娛樂(01896.HK)發布了董事委任公告,委任程武為公司非執行董事,委任劉琳為獨立非執行董事 ,自2020年6月9日生效。原非執行董事湛煒標、原獨立非執行董事羅振宇已辭任相應職務,委任公告自2020年6月9日生效。

  貓眼娛樂發布董事委任公告

  資料來源:公司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27日,程武剛接任吳文輝成為閱文集團(00772.HK)的CEO和執行董事。此外,程武還是騰訊(00700.HK)副總裁,騰訊影業CEO,華誼騰訊娛樂(00419.HK)的執行董事兼副主席,負責騰訊影業、騰訊動漫及騰訊電競的戰略規劃及日常運營。

  而劉琳在加入貓眼娛樂之前,曾擔任美團點評(03690.HK)高級副總裁,也曾任職騰訊人力資源部總經理及總裁辦管理咨詢部總經理,現均已離任。

  除了公告委任董事,貓眼娛樂近期還有其他人事變動。

  5月8日,貓眼娛樂COO康利在朋友圈發布離職消息稱:“在完成交接,確保平穩過渡后,我將離開貓眼,換一個方式繼續我的人生創業。”對此,貓眼娛樂回應表示,康利因個人發展需求,將辭去貓眼娛樂COO職務,轉為擔任公司顧問,繼續陪伴貓眼成長。

  人事變動背后,或是貓眼娛樂需面對的業績困境!锻顿Y時報》研究員注意到,5月22日,貓眼娛樂發布公告就有關新冠肺炎疫情所造成的業務影響作出說明,該公司表示,考慮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性影響,預計集團將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六個月錄得凈虧損,而2019年度同期為盈利2.57億元(人民幣,下同)。

  據中金公司測算,貓眼娛樂2020年收入將同比下降24%,調整后凈利潤同比下降40%。

  騰貓聯盟

  騰訊與貓眼娛樂之間股權投資和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由來已久。

  2017年9月,票務平臺貓眼和微影宣布合并,彼時身為微影股東的騰訊便是幕后推手之一。新公司“貓眼微影”組建后,騰訊先后兩次增持,據貓眼娛樂2019年年報顯示,截至年末,騰訊持有貓眼娛樂13.91%股權。借助騰訊旗下QQ和微信這兩個流量入口,貓眼娛樂也成功占據行業頭部位置。

  在此基礎上,騰訊與貓眼娛樂進一步在具體業務層面上展開合作。除了成立“騰貓聯盟”從底層建設來服務和帶動電影、劇集、現場娛樂、音樂、短視頻等多個文娛產業鏈的發展外,還推出“全鏈路文娛消費平臺”,打通了流量、會員、數據和現場娛樂等多方面生態資源。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騰貓聯盟”的建立與騰訊自身的發展戰略息息相關。

  2011年,基于網絡化、數字化、多媒體化趨勢下,游戲、電影、動漫不再孤立,而跨界產業鏈正在不斷融合,形成有機整體的大背景下,騰訊提出了“泛娛化”概念。

  七年后,2018年騰訊在新文創生態大會上首次提出“新文創”戰略,對“泛娛樂”進一步升級。在“泛娛樂”基礎上,“新文創”提出進一步關注IP文化價值的系統化建構,以及IP塑造的方式方法升級,意在連接各協作主體、文化資源,以實現更高效的數字文化生產。

  而程武正是“泛娛化”和“新文創”這兩個概念的提出者。

  在“新文創”戰略提出后,騰訊在IP開發上有了多個成功案例,例如小說《全職高手》和《慶余年》改編的影視劇都在播出后獲得了較高熱度。“新文創”則為騰訊和貓眼娛樂帶來更大空間。2019年,貓眼娛樂發布了新戰略“貓眼全文娛戰略-貓爪模型”,該戰略的核心就是向外界傳遞貓眼娛樂希望從純票務平臺轉型為娛樂行業全產業鏈服務型公司這一信息。

  業內分析人士認為,貓眼娛樂董事局的此次變動,或是騰訊支持其“新文創”生態繼續擴張的體現。作為在騰訊影業、動漫及電競都有涉及的高管,程武無疑是能讓“新文創”得以更高效推進的合適人選。

  業績隱憂

  除了新人加入,貓眼娛樂也有高管人員離開。

  5月8日,貓眼娛樂COO康利在朋友圈發布離職消息稱,“在完成交接,確保平穩過渡后,我將離開貓眼,換一個方式繼續我的人生創業。”

  對此,貓眼娛樂回應表示,康利因個人發展需求,將辭去貓眼娛樂COO職務,轉為擔任公司顧問,繼續陪伴貓眼成長。

  公開資料顯示,康利擁有超10年運營管理經驗,2013年3月—2016年4月擔任美團網高級運營總監;2016年4月,貓眼娛樂從美團拆分獨立,隨后康利出任COO至今,負責集團的整體運營管理,是貓眼娛樂的元老級人物。

  對于康利的離職,有市場人士分析或與貓眼娛樂的近年經營發展情況相關。

  3月24日,貓眼娛樂發布了2019年度業績報告。報告顯示,貓眼娛樂全年實現收入42.68億元,同比增長13.6%;經調整EBITDA為9.46億元,同比增長312.9%;全年盈利為4.59億元,而2018年同期為虧損1.38億元,并首次實現全年扭虧為盈。

  貓眼娛樂2019年的業績表現

  數據來源:公司年報

  從數據上看,貓眼娛樂表現亮眼,但其中隱憂不少。

  電影行業曾經盛行高票補,貓眼娛樂和淘票票也曾爭得不可開交,但自2018年國家電影總局宣布取消票補政策以來,9.9元的電影票已不見蹤影,平臺的票補自然也大幅下滑,整個市場逐漸恢復正常。

  據拓普數據顯示,2019年大年初一,全國電影平均票價為45.15元,較上年同期的39.15元上漲15.3%。

  在這個過程中,貓眼娛樂在票務方面的成本支出大幅減少,然而一起減少的還有收入的占比和增長。

  在銷售及營銷開支方面,貓眼娛樂由2018年的19.40億元減少20.2%至2019年的15.48億元。銷售及營銷開支占總收入的比重也由51.7%減少至36.3%。

  成本的降低為貓眼娛樂帶來了盈利,但也降低了這部分收入。

  據貓眼娛樂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主營業務中的在線娛樂票務服務業務全年實現收入23.03億元,僅同比增長1.0%,占總營收的比重由2018年的60.7%下降至54.0%。與此同時,據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貓眼娛樂的市占率超60%。

  此外,年報數據顯示,受疫情影響,2020年春節檔的影片悉數撤檔,貓眼娛樂3天累計退票500萬余張,金額總計超2億元,這使本就承壓的在線娛樂票務業務雪上加霜。

  競爭加劇

  除了在線娛樂票務服務,被貓眼娛樂寄予厚望的全娛樂戰略也表現不如預期。

  貓眼娛樂2019年在娛樂內容服務上實現營收13.97億元,同比增長30.7%,但從成本上來看,2019年貓眼娛樂的內容宣發和內容制作成本合計約為5.93億元,同比增長45.9%,顯然營收的增速與成本的增速并不匹配。

  值得注意的是,貓眼娛樂將娛樂內容服務的營收增長歸結為電影宣發及出品業務的不斷擴張,但在這一領域,貓眼娛樂還面臨來自阿里影業的強力競爭。

  事實上,貓眼娛樂的“全娛樂戰略”需要巨額的資金投入和成本支出,受此影響,貓眼娛樂2019年的毛利率已略微下滑,由2018年的62.7%下滑至2019年的62.3%。

  此外,盡管貓眼娛樂擁有美團、QQ、微信、大眾點評、貓眼APP、格瓦拉六大入口,但其流量優勢主要依靠外部流量,且對外部流量依賴性較高。

  據2018年的數據顯示,貓眼娛樂自身的月活量僅為0.68億,而作為流量入口的騰訊、美團的月活量分別為5.56億和7.22億,而貓眼娛樂與騰訊、美團的免費流量入口的合作協議將在2022年9月到期,如若到時騰訊、美團就流量對貓眼娛樂收費,無疑將進一步打擊貓眼娛樂的利潤空間。

  5月22日,貓眼娛樂發布公告就有關新冠肺炎疫情所造成的業務影響作出說明,表示中國娛樂產業繼續面臨新冠肺炎疫情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和挑戰,考慮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續性影響,預計集團將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的六個月錄得凈虧損,而2019年度同期為盈利2.57億元人民幣。

  據中金公司測算,貓眼娛樂2020年收入將同比下降24%,調整后凈利潤同比下降40%。

  截至6月11日收盤,貓眼娛樂報收13.8港元/股,當前市值為156億港元。至于程武的進入會為貓眼娛樂帶來怎樣的發展機遇,只能等待時間給出答案。

  貓眼娛樂自上市以來的股價走勢(港元/股)

  原標題:騰訊程武任貓眼董事,人事變動背后貓眼娛樂仍需面對業績困境

  原文鏈接:http://finance.china.com.cn/industry/company/20200613/5295473.shtml

  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經濟視野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

创世九州代理赚钱方法 北京快乐8怎么不开了 3d杀码图 上海股票配资公司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真准网 排列七开奖规则 韩国快乐8基本走势图 2013急速赛车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东方6+1走势 pk10大小单双必赢计划